• WAP手机版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保险新闻

李晓林:风险管理成为现阶段发展的关键环节

时间:2018-10-07 06:40:28   作者:   来源:   阅读:164   评论:0
内容摘要:  和讯网消息 首届中国银行(601988股吧)保险业国际高峰论坛将于9月27日、28日在北京银行(601169股吧)保险产业园开幕。本次论坛主题为“新时代金融扩大开放与银行保险业改革发展之路”。中央财经大学保险学院院长李晓林出席本次论坛并发言。  以下为李晓林发言实录:  各位......



  和讯网消息 首届中国银行(601988股吧)保险业国际高峰论坛将于9月27日、28日在北京银行(601169股吧)保险产业园开幕。本次论坛主题为“新时代金融扩大开放与银行保险业改革发展之路”。中央财经大学保险学院院长李晓林出席本次论坛并发言。


  以下为李晓林发言实录:

  各位嘉宾大家下午好,很高兴有这么一个机会,也感谢主办方的邀请,能跟大家交流一下想法。在此简要地汇报一下对保险服务经济社会发展,特别是服务实体经济的一点看法。

  40年的改革开放经济社会在巨大的、高速的发展中,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经济状况有了根本的改变,市场制度也在不断地发展,文化理念也随着经济社会的变革而在演进。十九大以来,中央提出要深化金融体制改革,增强金融服务实体经济能力,健全金融监管体制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要加大开放力度,加快保险业开放进程,我认为是非常重要且紧迫的。

  在这种形势下,如何认识和适应今天的市场,善用多种保险技术和资源,对实体经济在服务和贡献中成长,则成为当前保险业发展的关键。

  关于支持实体经济发展我的想法主要有三个方面:

  一是经济社会在高速增长中进入复杂阶段。风险管理成为现阶段的重要工作。

  二是以保险机制构建风险治理同盟,推动全社会共同推进风险管理,支持实体经济发展。

  三是充分发挥保险的资源配置职能,优化涉险资源配置,健全和强化实体经济的运行生态。限于时间关系我今天着重说第一个问题。

  第一,经济社会在高速增长中进入复杂的阶段。风险管理成为现阶段发展的关键环节。

  当经济发展水平很低,社会处于赤贫阶段的时候,解决生存条件成为社会的最突出的矛盾,没有精力或者没有力量考虑风险管理的问题,相反冒险家受到重视却被倡导、被歌颂。当经济发展到一定的阶段,基本生活或者生存条件得到了基本满足,如何控制风险事变的发生,及其影响,防止因为风险事变带来灾难,也防止回到赤贫经济,成为经济社会的主要矛盾,也就是说从脱贫到小康社会之间,有一个巨大的风险管理的过程。

  我们的经济社会在高速发展中进入新的阶段,也是复杂阶段,无论是真正彻底的脱贫还是进而奔向小康社会,风险管理都是在这个阶段的重中之重,从风险的视角看,从小到个人、家庭、企业,大到整个经济社会,其运行轨迹包括运行生态、各种事变、财务状况、生存链条以及收入闭环等等,都会面临风险。如果管理不善,就会从运行生态脆弱,风险事变频发,财务困境出现,岛生存链条不稳,生物链条破裂,机体存续破坏,一旦反复侵害则进入恶性循环。

  从生态链条脆弱,发生不确定性风险事变,运行困难发展艰难,风险事变频发困境加剧,到经济财务失衡,产业链衰落,产业闭环断裂,市场体系动荡不稳,其中每一步都是因为没有做好风险管理而进入下一个风险过程,导致更大的风险叠加,风险聚合,进入更大的困境。显然,聚合风险导致的风险陷阱,是我国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最大障碍,而我国经济社会这一特定的发展阶段又遭遇了市场、人口和科技等诸多因素带来的挑战,变得更加复杂化。

  较大的因素包括以下四个方面:

  第一,在当前经济的历史阶段,成长性市场而非完全成熟市场,需要保险各职能的发挥。

  一是我们的市场具有巨大的成长性,同时在相对高速地发展着不同事物的内在规律有所不同,各自有不同的发展速度,进而在一定的发展阶段里会存在着结构相对不平衡的问题。

  二是市场化还在路上,市场体制、市场机制仍在变革和逐步完善中,同时,经济体量已经达到一定的规模。

  三是不同行业差异较大,利润率不平衡的情况在一个较长的时期,仍将存在。

  这是市场因素。

  第二,人口结构老龄化无论是人力资本供需结构的变化,还是养老医疗教育需求等结构的变化,对经济发展的贡献和影响都是巨大而深远的。

  第三,新技术下社会高维化中进入定型时代,以互联网为代表的新技术,万物互联、大数据、人工智能等,增加了经济社会反映链条上各个节点的关联路径,形成的新的有效反馈、有效干预的逻辑和路径,同时结构了主体性原观点节点,影响的风险的进程。另一方面,以往被忽略的维度因素在新技术、新技术的作用下被凸现出来。于是可供决策的维度急速提升,经济社会由此进入更高维的世界。而量子计算人工智能等技术影响下,世界开始超高速运行,超高速中速度的作用大大高于起点,于是显示出同时发力的情景,与过去相比世界将进入并行时代。

  如此形成高维世界或高维世界的并行时代,于是风险不确定性矛盾更加影响发展进程。

  第四,随机理想与博弈现实的冲突进入高潮期。

  事物存在内在规律,之间存在相互的逻辑关系,因此并不独立,但因为我们认知的有限性,我们对为止世界的认知,假设其随机性、独立性。保险是现实中最执着的以大数法则为目标的机制,试图构建随机的被保险人群体,力图实现风险分散、风险转移,而利益的追求下,现实中的相关主体常常处于博弈中,在博弈中随机性一定程度上成为世界的理想化设计或约束,而精致的利己主义者的存在,推动了博弈的升级。

  以上四种因素,使风险的代价更高,各类资源的成本波动更大,市场也更加复杂化。多年的高速发展中,对风险的偏好和一些习气,与风险感觉的目标是相反的,需要对这些偏好和习气进行科学的管理。

  上面说的这些问题是实体经济面临的最大问题,也是风险管理的主要实施者,保险行业所面临的重大挑战,还是金融风险的重要诱发因素,扭转这一困境毫无疑问,只能是合理的管控冒险的思想,加强多层次的风险管理体系的建设,这是我们全社会所必须面对的。希望可以开展风险防控,实现生态链条强化,针对可能的风险事变,制定损失恢复计划,实现维持正常运转,通过防灾减损促进运行稳定,降低涉险资源配置成本,实现财务平衡,优化资源推动价值创造与增收,实现产业链振兴,进而丰富产业闭环,达到市场的稳定。如此希望可以进入良性循环。

  这是我说的第一个问题,时间关系后两个问题我大概简要地说一说,第二,保险机制是构建风险治理同盟,我们希望通过这个同盟推动全社会共同管理风险,支持实体经济。也就是建立利益共同体,通过保险机制,经济社会各主体认同、参与、成就、分享风险管理机制,推进风险管理共同为实现为实体经济发展创造良好的社会生态环境。

  第三,充分发挥保险的资源配置职能,优化涉险资源配置,健全和强化实体经济的运行生态。保险经营的是风险和钱。钱可以买不同的东西,保险金也的确在买着不同的东西,无论是汽车维修、紧急救助还是养老、医疗、教育和文化等等,从短期看,同一个险种在同一个被保险群体内,缴纳保费是一样的,也就是说,有损失和无损失付费一样,高损失和低损失付费一样。从长期看,不同的东西在社会运行中,在经济中价值高低变化的趋势不同,特别是在经济结构调整中更是价值走向不同。因此,保险经营的又从来不仅仅是钱,是在配置资源。特别是行业差异大,结构不平衡,不匹配的时期,也就是说,一方面保险业只能做保障,怎么做?也都是保障,另一方面可以把保障做成任何一种样子,用不同的原则,不同的方式可以做的截然不同。事实上,风险是无处不在的,经济社会的各类资源也是处于风险中的,涉险资源很广泛,基于风险因素对于社会的资源进行配置,是非常重要的。在经济社会发展速度较快的时期,更是如此,从高速发展转为中高速的时期,则尤为关键,因为高速发展会掩盖诸多风险,发展速度减缓的时候过去被掩盖的风险被显现出来,此外还会爆发新的风险。因此在当前和未来一个时期,发挥保险的资源配置职能,对经济社会的发展至关重要。

  保险的资源配置职能是很丰富的,一方面是保险的诸多特性使其具备资源配置的性质和够能。在保险业提供全面服务的现代成熟社会,保险是衡量风险的天然基准,以汽车保险为例,一辆车和它的同类相比,如果保费更高,消费者自然认为这种车型的风险更高,社会主体在选择的时候自然多了相应的判定基准。

  此外,我们保险业发展汽车零部件价格与整车价格相比的零整比也是配置相关资源的具体表现。这样种种社会资源就更容易流向那些风险相对较小,质量相对较高的领域。另一方面保险本身也是资源配置的周期平台,再由企业创造价值,社会公众买单的价值循环链上,消费者通过缴纳保费,为涉及到风险的相关服务和相关创新买单的领袖已经普遍存在。

  时间关系,这块我不太展开了。我近期也有一些相关的文章以及一些其他的报告,也表达了这些思想。

  那么怎样才可以更好地发挥保险配置资源的职能呢?应坚持如下几个原则:

  一是价值创造而非价值寄生。

  二是信息沟通而非信息垄断。

  三是助推产业升级而非阻碍产业升级。

  四是优化保险社会生态圈而非恶性循环。

  应注意降低保险业配置资源的成本,提高配置效率问题,特别是通过风险管理降低风险成本,通过有序配置减少摩擦成本,通过减少交易次数降低交易成本。通过理性的站在消费者一边,为其在商业社会代言,提高消费的有序和品质,改善消费生态圈,降低消费成本等等。

  时间关系,就简单地向大家汇报到这里,个人观点个人负责。谢谢!

  




相关评论
部分资料来自网络,如果有资料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闽ICP备1201038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