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当前位置:首页 > 保险新闻

深化医保改革意见出台 商业健康险再迎政策利好

2020-03-11 16:19:131350
内容摘要:健康保险正在经历高速发展。银保监会披露的统计数据显示,2019年,健康保险保费收入7066亿元,同比增速达29.7%。最新出台的《意见》针对商业保险尤其是健康险的产品供给、产品监管以及税收优惠范围明确提出要求,进一步为健康险的发展开拓空间。预计健康险在供给侧将迎来突破,有望保持2......



健康保险正在经历高速发展。银保监会披露的统计数据显示,2019年,健康保险保费收入7066亿元,同比增速达29.7%。最新出台的《意见》针对商业保险尤其是健康险的产品供给、产品监管以及税收优惠范围明确提出要求,进一步为健康险的发展开拓空间。预计健康险在供给侧将迎来突破,有望保持20%以上增速,并超额完成2万亿元市场规模。

商业健康保险领域又迎来一份重磅文件。近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了《关于深化医疗保障制度改革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意见》提出,“到2030年,全面建成以基本医疗保险为主体,医疗救助为托底,补充医疗保险、商业健康保险、慈善捐赠、医疗互助共同发展的医疗保障制度体系”。

“这份文件的出台对商业健康保险的发展有着重要的指导意义,也为商业健康保险领域带来了一些新的发展空间。”南开大学金融学院保险学系教授朱铭来在接受《金融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商业险角色不可或缺

国家医疗保障局负责人表示,目前,我国已建立了世界上规模最大的基本医疗保障网,全国基本医疗保险参保人数超过13.5亿人,覆盖面稳定在95%以上。

但在成绩的另一面,随着人民群众对健康福祉的美好需要日益增长,医疗保障领域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的问题也逐步显现。

国家卫健委公布的《2018年我国卫生健康事业发展统计公报》显示,2018年,我国卫生总费用预计达57998.3亿元,其中个人卫生支出16662.9亿元,占比28.7%。虽然近年我国个人卫生支出费用占比在不断降低,但与发达国家相比仍处于较高水平。同时,人口老龄化趋势也给医疗保障体系带来了挑战。还有研究报告分析表示,伴随着我国城镇化速度加快以及中等收入群体壮大,消费结构带来的变化也将使得高质量、多样化的医疗保障资源受到追捧。这在近年来逐渐增长的跨境医疗需求上得以体现。由此不难看出,商业健康保险在满足人民群众多样化、多层次和个性化的健康保障需求方面具有不可或缺的重要作用。平安证券分析师陈亚婕表示,提升医保制度深度和满足多元化需求需要商业健康险补充,未来将促进各类医疗保障互补衔接,提高重特大疾病和多元医疗需求保障水平。

事实上,围绕推动健康保险的发展,银保监会已出台了多个文件。去年11月,银保监会发布新修订的《健康保险管理办法》,明确保险公司可以在保险产品中约定对长期医疗保险产品进行费率调整。今年1月,银保监会等13个部门联合发布《关于促进社会服务领域商业保险发展的意见》,其中内容也涉及扩大商业健康保险供给、提升商业健康保险机构参与医保服务质效、加快发展商业长期护理保险等。

朱铭来认为,此次出台的《意见》为商业健康保险指明了一些可能的新的发展空间。“例如,过去由于碎片化管理,各地条件不同,施行的医保待遇也不一样。《意见》中提出要实行医疗保障待遇清单制度,严格执行基本支付范围和标准,实施公平适度保障,纠正过度保障和保障不足问题。这也意味着经济条件较好的地区如果要提升当地的健康保障水平,可能会在商业保险领域做更多的探索。”

加快丰富完善产品供给

眼下,健康保险正在经历高速发展。银保监会披露的统计数据显示,2019年,健康保险保费收入7066亿元,同比增速达29.7%。近年来,健康保险业务保费收入始终保持较高的增速水平。2013年至2018年,健康保险保费同比增速分别为30.2%、41.3%、51.9%、67.7%、8.6%和24.1%。需要说明的是,如果剔除在2017年受到监管部门规范整顿的中短存续期护理险,那么当年健康保险保费收入增速则超过45%,延续了健康保险保费的快速增长态势。

但在保费收入节节攀升的背后,健康保险产品供给上的不足也日益凸显。目前,定额给付型的长期重疾险在市场上占据明显的主导地位,但这一产品与医疗服务供给的关联程度却有待进一步加强。

银保监会副主席黄洪表示:“当前在健康保险方面,我们仍然存在着有效供给不足的问题。下一步,我们将通过政策引领、完善制度、加强监管和规范竞争等方面,深化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推动健康保险创新保障内容,扩大覆盖范围,提高保障水平,提升服务能力,并保持健康稳健的发展。”

此次出台的《意见》则提出,要“加快发展商业健康保险,丰富健康保险产品供给,用足用好商业健康保险个人所得税政策,研究扩大保险产品范围。加强市场行为监管,突出健康保险产品设计、销售、赔付等关键环节监管,提高健康保障服务能力。”

朱铭来对《金融时报》记者表示:“业界需要关注哪些健康风险保障还存在空白。例如,失能收入损失保险虽然是健康保险中的一个大类,但是其在健康险保费收入结构中的占比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从近期发生的新冠肺炎疫情来看,工伤保险保障水平有限且尚未实现职工全覆盖,残疾失能的收入保障严重不足,商业健康保险可以针对这一问题做更多尝试。”

税优健康险尚待破茧

1月份,银保监会等13部门联合发布《关于促进社会服务领域商业保险发展的意见》,明确提出,力争到2025年,商业健康保险市场规模超过2万亿元,成为中国特色医疗保障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长城证券分析师刘文强认为,最新出台的《意见》针对商业保险尤其是健康险的产品供给、产品监管以及税收优惠范围明确提出要求,进一步为健康险的发展开拓空间。“我们预计健康险在供给侧将迎来突破,有望保持20%以上增速,并超额完成2万亿元市场规模。”

平安证券研报认为,健康保险在过去7年中保费复合增速超过30%,但是近两年竞争加剧,产品同质化程度较高。未来,产品设计能力领先的险企需要通过持续的产品创新来满足多元化的保障需求,并且积极布局包括健康体检、医疗健康咨询、维护、慢性病治疗、康复、养老等大健康产业链,形成较高的综合健康服务壁垒。

有业内专家认为,税优健康险的发展是实现上述发展目标的关键。但从目前来看,税优健康险的推出未能达到预期。相关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年底,全国有24家保险机构开展这项业务,累计承保31.9万件,累计实收保费仅9.4亿元。

中国社科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主任郑秉文认为,税优健康险遇冷,一方面是税优比例太低,激励程度太小,大部分人不感兴趣,而且税务操作手续过于复杂,客户体验很差。另一方面,产品形态单一,难以满足市场多样性的需求,同质化特征十分明显;而且保险机构业务经营空间十分有限,积极性难以调动起来。此外,保险机构担心超赔风险,经历了一个从积极到消极的过程,尤其对个人投保人的道德风险难以控制,只能通过团体承保的方式排除一部分潜在风险。

监管层也表示,商业保险的发展需要一定的政策支持,下一步要继续把这些政策用好,同时要积极争取其他方面的政策支持。




部分资料来自网络,如果有资料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闽ICP备1201038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