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当前位置:首页 > 保险新闻

车险综合改革启幕:保费真降!中小险企面临经营压力

2020-07-11 17:15:091070
内容摘要:占据财险市场半壁江山且与车主密切相关的车险,将迎来一轮新的重大调整。7月9日晚间,银保监会对外发布《关于实施车险综合改革的指导意见(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征求意见稿》),此轮改革将对车主及财险行业产生较大影响。银保监会方面表示,对于消费者来说,在保险责任扩大和保障金额提升的情......



车险综合改革启幕:保费真降!中小险企面临经营压力

占据财险市场半壁江山且与车主密切相关的车险,将迎来一轮新的重大调整。

7月9日晚间,银保监会对外发布《关于实施车险综合改革的指导意见(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征求意见稿》),此轮改革将对车主及财险行业产生较大影响。

银保监会方面表示,对于消费者来说,在保险责任扩大和保障金额提升的情况下,保费支出还将明显减少,是一件好事。

但财险公司就没有那么乐观了,监管称,改革后一定时期内可能出现行业性承保亏损,同时,市场主体将加剧分化,中小财险公司可能会出现经营困难。

而据银保监会数据,2019年,车险原保费收入达8188亿元,占行业总保费收入的比例超六成,依然是财险业的主力险种。

从商车费改到综合改革:“自主定价系数”整合将分两步走

此前在2015年、2017年,我国已接连进行两轮商业车险费率市场化改革(简称:商车费改),但实际效果并不好,套取费用、打价格战等恶性竞争依然层出不穷。

银保监会方面表示,从国内外情况来看,追求多重目标以及目标之间相互冲突往往是车险改革面临的难题和反复的原因。基于我国车险的市场体系、竞争格局、价格弹性等特点,要实现各参与方在改革中都获益的难度不小。

“我国车险市场的高定价、高手续费、经营粗放、竞争失序、数据失真等问题相互交织、由来已久,单个或局部的改革措施难以奏效,只有通过综合性的改革,才有可能真正解决问题。”银保监会称。

由此,新一轮车险综合改革正式拉开帷幕。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发现,充分发挥市场在车险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依然是此次改革的重点,而其中不少新的调整也围绕这一目标展开。

比如,《征求意见稿》提到,将引导行业把“自主渠道系数”和“自主核保系数”合二为一,整合为“自主定价系数”,这是改革的关键步骤。为了防止市场大起大落和无序竞争,因此监管决定此项改革分两步走,第一步将自主定价系数范围确定为[0.65-1.35],第二步根据改革进展情况再适时完全放开。

同时,为更好地保护消费者权益,在综合改革实施初期,对新车的“自主定价系数”上限暂时实行更加严格的约束。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保险研究室副主任朱俊生对新京报记者表示,在大多数国家,保险公司可以自行决定车险费率的定价结构,实行自由定价。而价格管制本质上是以行政手段抹煞了各家公司的差异化成本结构,不能有效发挥竞争机制的作用。因此,放松车险定价管制与费率市场化,让保险公司拥有定价权,体现了对市场规律的尊重,顺应了保险市场价格竞争的内生需求,提高了配置资源的效率。

朱俊生认为,从国际经验看,车险费率市场化可推动保险公司提高风险细分和定价能力,创新产品,更好地满足消费者多样化的需求,并通过有效的经济杠杆鼓励安全驾驶,降低事故发生率,是全球车险市场的重要趋势。与此同时,费率市场化促使业务更多地向经营效率高的保险公司集中,激励经营效率低的公司降低成本,提升保险市场整体效率。

变化直接关乎车主:交强险限额提至20万 三责险最高可至1000万

除了上述提及的“自主定价系数”改革外,《征求意见稿》中的一些改变也与车主密切相关。

比如,将交强险总责任限额从12.2万元提高到20万元,其中,死亡伤残赔偿限额从11万元提高到18万元,医疗费用赔偿限额从1万元提高到1.8万元,财产损失赔偿限额维持0.2万元不变。

无责任赔偿限额则按照相同比例进行调整,其中,死亡伤残赔偿限额从1.1万元提高到1.8万元,医疗费用赔偿限额从1000元提高到1800元,财产损失赔偿限额维持100元不变。

另外,《征求意见稿》中还表示,支持行业将示范产品商业三责险责任限额从5万~500万元档次提升到10万~1000万元档次,能更好发挥经济补偿和化解矛盾纠纷的功能作用。

同时,一些条款对降低车险价格有着直接作用。比如,新政策规定,在道路交通事故费率调整系数中引入区域浮动因子,浮动比率中的上限保持30%不变,下浮由原来最低的-30%扩大到-50%,也就是说,未发生赔付消费者的费率优惠幅度比原来提高了,这对驾驶行为较好的车主而言无疑是件好事。

值得一提的是,《征求意见稿》的调整还专门提及了新能源车险,支持行业制定新能源车险、驾乘人员意外险、机动车延长保修险示范条款,探索在新能源汽车和具备条件的传统汽车中开发机动车里程保险(UBI)等创新产品。

影响几何?车主能直观感受车险降价 中小财险或经营困难

那么,这一系列的综合改革措施短期内将给消费者及整个财险行业带来哪些影响?

对于前者而言,车险降价是最直观的感受。银保监会方面表示,这次改革既根据实际风险重新测算了基准纯风险保费,同时又将预定附加费用率下调至25%,改革后商车险基准保费价格将大幅下降,预计消费者的实际签单保费也将明显下降。

对于行业而言,朱俊生对记者表示,从国际经验看,费率市场化通常会带来车均保费的下降,造成车险保费增长趋缓,甚至可能出现负增长,给保险机构带来业务增长的压力。近年来,中国汽车产量和新车销量增速明显下滑,机动车保有量同比增速持续下降,承保率提升的空间较为有限,而深化车险费率市场化改革将进一步降低车均保费,带来车险保费收入增速放缓。

其次,从国际经验来看,费率市场化带来件均及总保费下降,进一步导致赔付率上升。由于市场竞争激烈,保险机构为获取业务而进行费用竞争,费用率可能在短期内持续上升,导致综合成本率提高,甚至出现承保亏损。出于盈利的考虑,保险机构会转而压低费用率。因此,为了应对盈利压力,中国保险机构要改变粗放经营模式,建立精细化、专业化的管理能力,增强细分风险的定价能力。

此外,本轮改革无疑也会给车险定价、服务能力稍弱的中小险企带来较大压力。这一点银保监会也指出,预计改革后,市场主体会加剧分化,有些竞争力不强的中小公司经营会更加困难,但这是市场机制下优胜劣汰的正常现象,也有利于倒逼其专业化转型。

不过,《征求意见稿》中也提出了相应支持政策,比如支持中小财险公司优先开发差异化、专业化、特色化的创新产品,给予更加宽松的附加费用率等监管政策,适当降低偿付能力监管要求等。

朱俊生也认为,中国的车险费率市场化使得大公司在保费收入获取与盈利上具有规模经济优势,中小主体面临很大的市场竞争压力,可借鉴国际经验,对业务重新定位,主动退出不具有比较竞争优势的车险市场,或者深入挖掘车险的细分市场,培育核心竞争力。

据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观察,此前一两年,已有一些险企主动 “清仓”了车险业务,例如史带财险,其2018年年报中保险业务收入一栏下的机动车辆保险已不显示保险业务收入数据,而在2017年,机动车辆保险的保险业务收入还为73万元;安信农险也是类似情况,而在2017年,该险企的机动车辆保险保费收入还有11429.69元。

此外,国家层面鼓励农业保险、健康保险发展,实际上也为中小财险公司走差异化道路提供了一些思路。

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 潘亦纯 编辑 岳彩周 徐超 校对 危卓




部分资料来自网络,如果有资料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闽ICP备1201038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