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当前位置:首页 > 保险新闻

网络互助竞争再度升级 顶层设计出炉或许只是时间问题

2020-08-06 19:05:351530
内容摘要:   在经历了2016年因为监管划定四条红线引发的行业大洗牌之后,网络互助似乎再度走到临界点。   从2018年开始,蚂蚁金服、美团、滴滴、百度、360等为代表的科技巨头相继入场,网络互助行业生态发生质的改变,以相互宝、水滴互助等为代表的网络互助平台在产品设计、互助金申领、日常运......



  在经历了2016年因为监管划定四条红线引发的行业大洗牌之后,网络互助似乎再度走到临界点。

  从2018年开始,蚂蚁金服、美团、滴滴、百度、360等为代表的科技巨头相继入场,网络互助行业生态发生质的改变,以相互宝、水滴互助等为代表的网络互助平台在产品设计、互助金申领、日常运营管理方面逐渐探索出相对成型的模式,并成功获得数以亿计的用户的青睐。

  网络互助,熟了。随之而来的是市场竞争的加剧,就在近期,美团互助再次进行产品升级,号称不限病种,且承诺一旦2020年会员分摊金额超过50元,超出部分将由美团互助负责。对比蚂蚁金服旗下相互宝的种种设定,不少业内人士认为网络互助界老二对老大的“硬刚”。

  巨头下场,竞争升级,更低的加入门槛,更宽泛的保障范围,更低的分摊上限承诺……引发的是业界关于网络互助会否再度陷入混战的忧思。

  与此同时,近年来,眼看网络互助平台不断做大,防止其成为下一个P2P,将其纳入监管的呼声不断,而据坊间传闻,银保监会有关部门正牵头起草一份有关网路互助的文件,网络互助变身“正规军”似乎只剩时间问题。

  01

  美团互助“硬刚”相互宝,网络互助竞争再度升级

  近日,美团互助再次进行产品升级,增加一键退出功能,以及明确当分摊金额尾数不足1分钱时,按照1分钱计算,多出的扣款成为结余,用于抵扣分摊金。

  其实,自2019年6月上线以来,美团互助表现一直都比较活跃,已进行了多次产品调整和升级:2019年12月,美团互助的互助金申领方式由“定额申领”调整为“定额+报销申领”;2020年6月,儿童节当天,美团互助扩大了会员保障范围,父母可为出生30天以上18岁以下的未成年子女加入互助计划,美团互助的会员加入年龄也就变成了30天-39岁。

  而真正引起关注的则是在2020年6月,成立一周年之际,美团互助再次宣布进行升级,成为首个“不限病种”的大病互助计划;具体来看,就是当会员的医保内花费累计超过12万元时,即使患病不在102种重疾范围内,同样可一次性申领15万元互助金。而同行业的其他网络互助计划,或是针对重疾、或是针对意外伤害,都有着明显的边界――非互助范围则无法获得互助金。

  此外,根据美团互助此次升级公告,预计2020每个会员分摊金额在50元以内,若有超出部分,将由美团互助全部负责,且以后每年将对分摊上限进行公布。据公开数据显示,迄今为止,美团互助共对7期11名会员的互助金发放进行了公示,人均分摊金额均为0.01元。而据慧保天下统计,美团互助7期公示共发放互助金约74万元,最近一次参与分摊的会员数量为1867万。

图片0

  一次次的升级,更低的加入门槛,更宽泛的保障范围,更低的分摊上限承诺……被视为美团互助对相互宝的一次次“硬刚”。

  作为一家典型的2C型互联网企业,特别是经历过“千团大战”的厮杀,美团对开拓新赛道有着独特的心得――以非常规打法搅乱原有的行业格局,吸引更多用户加入以增加话语权。根据美团互助公布数据,其最近一次分摊会员人数为1867万,已经超越了老牌玩家水滴互助和轻松互助,仅次于相互宝的1.05亿,居行业第二。

  但巨头之间的竞争升级也引发了业界关于网络互助会否再度陷入“平台混战”’局面的担忧,毕竟,上一次数百家网络互助平台大混战也不过是2015、2016年的事情。

  02

  网络互助再现高潮:巨头入场,模式成型,标准制定,逐步走向成熟

  自2011年“抗癌公社”(已更名“康爱公社”)出现,网络互助萌芽开始,迄今不过9年时间,但在互联网创业大潮以及各路资本的裹挟之下,这一新兴的互联网金融模式在经历了初期的混沌,监管的初步治理以及互联网巨头下场参战等历程后,已经开始逐步过渡到成熟阶段。

  其中,2016年,是网络互助行业的第一个爆发期,各类平台不断涌现,一度达到数百家,由于彼时用户缴纳费用可沉淀资金池等问题,诱发各类监管风险,网络互助行业一度陷入混乱。

  2016年12月,原保监会开展网络互助专项整治工作,并划定四条监管红线,坚决将保险与网络互助区隔开来,大量“草根”网络互助平台不得不关停服务,行业迎来第一次大洗牌。

  历经此次整顿,网络互助行业迅速萎缩,只剩水滴互助、轻松互助、壁虎互助、E互助等几家实力相对雄厚、运营风控措施相对完善的平台得以穿越周期。

  网络互助沉寂之后再度崛起,还要等到真正的互联网巨头的入场。2018年10月16日,蚂蚁金服携手信美相推出创新型保险产品“相互保”,全新的产品形态,立刻引发用户追捧,开售的前一天,预约投保该款产品的人就已经超过千万,上线一个多月,人数更是突破2000万。

  “相互保”前所未有的产品形态也在保险业内引起轩然大波,很快就被银保监会叫停,“相互保”更名“相互宝”,从一款保险产品变身网络互助。闯关虽未获成功,但蚂蚁金服的下场,又一次给网络互助赛道注入生机,很快,京东、苏宁、滴滴、美团等科技巨头切入这一赛道。

  科技巨头看重的是网络互助不俗的获客能力,“网络互助+保险”又为获客之后的转化提供了理想的通道。

  网络互助兵临城下,保险公司也加码防守,近两年,市场不断传出保险公司有意入股网络互助平台,以破解获客难题的消息,波及众安、阳光等,但最先下手的还是平安。

  2020年1月15日,平安好医生上线了“步步夺宝”恶性肿瘤互助计划,时隔一天,上海平安汽车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平安好车”运营主体)推出了“长辈骨折医疗康复互助计划”,被视为保险企业间接切入网络互助的开始。

  7月,热衷投资保险公司的复星集团也通过旗下科技公司试水网络互助,推出“复星互助”,不过目前还仅局限于集团内部员工。

  科技巨头、保险资本的下场,以及模式的逐步清晰,包括产品设计、分摊机制、互助金申领以及日常运营管理等随着不断探索而日渐成型,都预示着网络互助这一新兴互联网商业模式正逐步走向成熟,行业生态发生了质的改变。

  在3月,蚂蚁金服甚至牵头制定了全国首个网络互助团体标准,并由浙江互联网金融联合会批准发布。首次提出了互助平台的“四要一不要”原则:要实名制度、全程风控、审核独立、公开透明,不要资金风险。对于资金问题,标准建议互助平台优先选择无资金池模式,或者在有资金池的情况下,设立相应的资金托管制度,确保资金安全。

  03

  将网络互助纳入监管呼声不断,顶层设计出炉或许只是时间问题

  网络互助逐步走向成熟,并不意味着问题不再出现,事实上,随着加入人数的不断增多,每一个问题的出现,都有可能导致轩然大波。

  虚假宣传的问题。由于风险保障类产品的复杂性,网络互助平台在产品宣传时,容易出现虚假宣传的问题,引发用户误解。

  与此同时,互联网巨头强运营的思维模式之下,“被加入”问题也屡见不鲜,慧保天下搜索黑猫投诉等平台发现,近期关于美团互助的投诉不绝于耳,“强制或自动扣款”“不知情被加入互助计划”“退出操作麻烦”“客服电话无人接通”等,百度搜索美团互助也会关联诸如如何退出、取消分摊等内容。

  平台运营管理的问题。一些大型网络互助平台上,因为互助条款的改变、保障范围的改变,互助金发放问题等,常常引发诸多争议,虽然互联网巨头有维护用户体验的自觉,但仅仅依靠道德自觉,显然还不足以避免争议。

  资金池无人监管的问题。目前网络互助按照是否需要预付费,可以分成两种模式,一种是以蚂蚁金服为代表的不需要预付费的模式,另外一种则以水滴互助为代表,需要预付费。随着参与网络互助人数的不断增加,相关网络互助平台沉淀的资金规模日趋庞大,据有关研究统计,目前,前六名的网络互助平台沉淀的资金已经达到数十亿元,对这些资金进行有效监管,防止消费者利益受损,显然也迫在眉睫。

  另据蚂蚁金服研究院发布的《网络互助行业白皮书》,2019年已经有1.5亿人参加了大病互助保障,这意味着全中国每10个人中就至少有1个人参加,网络互助作为关系上亿人切身利益的互联网金融产品,显然已经不能听之任之。

  也因此,近年来,将网络互助纳入监管的呼声不断:

  2017年全国两会期间,全国人大代表、天能集团董事长张天任呼吁,鉴于网络互助在解决因病致贫、精准扶贫和社会创新等方面的社会价值,建议有关部门对网络互助这一新兴行业进行整体调研,促成其规范发展,让网络互助成为社会保障体系的有益补充。

  2020年两会期间,全国人大代表、湖南大学金融与统计学院教授、风险管理与保险精算研究所所长张琳更是直接建议将网络互助纳入保险监管体系实行统一监管。

  同年,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社科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主任郑秉文也聚焦网络互助提出相关建议,指出要将网络互助纳入监管体系,防控其潜在风险。

  作为一种值得关注的、可有效提高医疗保障水平的互联网金融手段,完善网络互助顶层设计,将其纳入监管,正成为业界共识。

  2020年,或许正是网络互助走上合规化道路的开局之年,近期,就有传闻称,银保监会有关部门正牵头起草有关网络互助的相关文件,一旦获得批准,网络互助的发展,无疑将开创一个新的时代。




部分资料来自网络,如果有资料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闽ICP备1201038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