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当前位置:首页 > 保险新闻

罕见解散并清算!安邦集团、安邦财险双双“官宣”最终命运,消费者权益不受影响

2020-09-24 15:43:151970
内容摘要:   安邦,官宣了自己的最终命运。  9月14日,安邦集团及其子公司安邦财险分别在官网发布拟解散并清算的公告。  根据公告,安邦集团和安邦财险已召开股东大会决议解散公司,成立清算组(筹),将向银保监会申请解散,在取得相关行政许可后及时组织清算。  今年2月22日银保监会在宣布结束......



  安邦,官宣了自己的最终命运。

  9月14日,安邦集团及其子公司安邦财险分别在官网发布拟解散并清算的公告。

罕见解散并清算!安邦集团、安邦财险双双

罕见解散并清算!安邦集团、安邦财险双双

  根据公告,安邦集团和安邦财险已召开股东大会决议解散公司,成立清算组(筹),将向银保监会申请解散,在取得相关行政许可后及时组织清算。

  今年2月22日银保监会在宣布结束对安邦接管工作时,已经“预告”安邦集团和安邦财险将会清算注销。随着安邦正式发布公告,这意味着,清算工作已开启,安邦也将成为我国并不多见解散和清算的保险公司。

  此前,安邦集团体量2万亿,绝大多数资产、负债、保险业务已经由新设立的大家保险集团承接,消费者权益不会因安邦解散受到影响。最近一年多来,安邦集团首页始终显示着《关于安邦保险集团重组暨客户权益保障事宜的公告》。

罕见解散并清算!安邦集团、安邦财险双双

  同日公告拟解散并清算

  9月14日,安邦保险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安邦集团)和安邦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安邦财险)分别在官网发布拟解散并清算的公告。

  安邦集团公告称,2020年9月14日,安邦集团(统一社会信用代码:9111000076454055XA)召开股东大会,会议决议解散公司,并成立清算组(筹)。下一步,该公司将按照法律法规向中国银保监会申请解散,在取得相关行政许可后及时组织清算。

  安邦财险公告,2020年9月14日,安邦财险(统一社会信用代码:91440300599638085R)召开股东大会,会议决议解散公司,并成立清算组(筹)。下一步,该公司将按照法律法规向中国银保监会申请解散,在取得相关行政许可后及时组织清算。

  这2家安邦系公司的解散命运,此前已有“预告”。在今年2月22日,银保监会宣布结束安邦接管工作时就表示:为切实化解安邦集团风险,银保监会剥离安邦集团非涉案涉诉资产,批准设立大家保险集团,依法受让安邦人寿、安邦养老和安邦资产股权,新设大家财险,承接安邦财险的合规保险业务。安邦集团和安邦财险将依法予以清算注销。

  安邦集团于2018年2月23日被正式接管,原中国保监会公告,鉴于安邦保险集团存在违反保险法规定的经营行为,可能严重危及公司偿付能力,依照保险法第144条规定,决定对安邦集团实施接管,接管期限暂定一年。随后,在一年接管将满之日的,中国银保监会公告,对安邦保险集团接管期限依法延长一年至2020年2月22日。

  2020年2月22日,银保监会如期结束对安邦的2年接管(详见券商中国报道《银保监会结束对安邦接管》),表示从安邦集团拆分新设的大家保险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大家保险集团)已基本具备正常经营能力。

  银保监会公告,实施接管以来,银保监会依法有序推动风险处置工作,在有关方面的共同努力和支持下,圆满完成了各项工作任务:

  截至2020年1月,接管前安邦集团发行的1.5万亿元中短存续期理财保险已全部兑付,未发生一起逾期和违约事件,平稳度过现金流的给付高峰,有力地保障了保险消费者合法权益。

  基本完成世纪证券、邦银金租、和谐健康等非核心金融牌照处置,成都农商行也已挂牌。

  银保监会全力配合司法机关开展资产追缴,最大程度减少了原安邦集团董事长吴小晖违法犯罪行为给公司造成的损失。

  业务已由大家保险集团受让

  大家保险集团的成立,成为安邦重组过程的重要一环。2019年7月11日,银保监会宣布,大家保险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大家保险集团)成立(详见券商中国此前报道《大家保险设立》),由中国保险保障基金有限责任公司、中国石油(行情601857,诊股)化工集团有限公司、上海汽车工业(集团)总公司共同出资设立,注册资本203.6亿元。

  大家保险集团依法受让了安邦保险集团旗下主要保险业务、资产和负债。当时银保监会表示,安邦集团将做好存量保单兑付工作,全面履行保险合同义务,切实保障保险消费者及各有关方面合法权益。并称,重组完成后,安邦集团将不开展新的保险业务。

  大家保险集团的设立,标志着安邦集团风险处置工作取得阶段性成果。接管期间,安邦接管组将推动大家保险集团依法参与安邦集团重组,立足保险主业,为社会公众提供健康、养老和财富管理一揽子保障服务,按照既定方向,积极引入合格战略投资者,切实保护保险消费者和各方面合法权益。

  中国银保监会在宣布结束接管安邦时介绍了从安邦过渡到大家保险集团后的业务转型成效:寿险保障期限5年及5年以上的产品规模占比提升到75%以上,较原安邦人寿以中短期产品为主的负债结构明显改善;财险公司2019年全年实现保费收入43.4亿元,综合成本率大幅下降12个百分点,经营性现金流转正;资产公司2019年实现总投资收益率8.62%,投资结构持续改善。同时,经营管理体系方面,大家保险集团基于内外部诊断,大家保险集团全面重塑管理体系,为下一步全面市场化、专业化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罕见险企解散再添案例

  安邦保险即将划上句号,也将为我国罕见的保险公司解散增加案例。

  在安邦之前,已经有名为国信人寿的保险公司于2005年被强制解散。根据当时媒体报道,国信人寿成立于2005年2月,总部在上海市,注册资金为5亿元,成立后不久,总经理与股东方产生分歧出走,保监会调查发现国信人寿有资本金出逃等违规问题。最终于同年6月份,国信人寿被保监会责令解散,成为中国最“短寿”的保险公司。

  而国信人寿这家寿险公司,在其4个月的生存期内,并未出一份保单,因此也不涉及消费者权益保障工作,清算只关系股东和债权人。

  清算后保险保障基金如何?

  此前,2018年4月4日,银保监会宣布,批准保险保障基金注资608.04亿元给安邦集团,使得安邦成为继新华人寿、中华联合保险后,又一例获得保险保障基金注资的险企。不过,安邦的救助路径与前两例有相同、有不同,这也使得保险保障基金的去留和收益受到关注。

  相同的是,这3例救助中,保险保障基金都是过渡性质。银保监会公告显示,引入保险保障基金注资并“阶段性持股”,是改善安邦集团公司治理、充实偿付能力而采取的“临时性”风险救助措施。在引入保险保障基金注资的同时,安邦集团将同步启动战略股东遴选工作,尽快引入优质民营资本作为公司的战略性股东,实现保险保障基金有序安全退出。

  根据此前的两例救助案件经验,保障基金在相关公司平稳运行之后,都实现有效退出,并实现了不错的收益:

  2007年接盘新华人寿问题股东约4.66亿股份时,入股股价为5.99元,到2009年退出,一次性转让给汇金公司的股价为8.71元,溢价率达45.4%。

  中华联合保险方面,保险保障基金2010年介入,2012年注资60亿元,2015年开始退出动作,在北京金融资产交易所公开挂牌转让所持有的中华联合保险60亿股份,2016年1月转让完成,成交总价格为144.05亿元,较资产评估值溢价99.97%。

  不同的是,体量万亿级的安邦集团的救助过程,有了拆分的过程。即,新设大家保险集团承接大多数业务,再将安邦清算注销。也由此,新华和中华联合保险都在救助后平稳过渡并回归正常经营,而安邦成为我国险企中的首例获得保险保障基金注资后最终解散和清算的。

  而解散清算,会对注资的保险保障基金有何影响?

  具体来说,2019年4月16日,安邦集团公告了拟减少注册资本事项,注册资本由619亿元变更为约415.4亿元。事后,这一减资获得银保监会批准。而减去的资本203.6亿正是用于新设大家保险集团。

  经历这一分拆后,保险保障基金注资的约608亿元,分成了两部分。一部分留在安邦集团的,约408亿;另一部分去了大家保险集团,约200亿。

  有2位保险业人士向券商中国记者分析,目前,根据银保监会此前公告,大家保险集团已在正常运营,并推进引入战略投资者工作。因此,保险保障基金这200亿有望在新股东进入过程中有序退出。而保险保障基金留在安邦集团的约408亿,收益多少,则取决于安邦集团的清算结果。

  不过,一位保险业咨询人士表示,不宜分开看保险保障基金分拆到安邦和大家保险两个主体中的收益,还是要将两个主体放在一起算总账。

  简单地理解,把大家保险集团和安邦集团比作两个篮子,前者要存续经营,装的肯定是存续经营的业务和主要资产,后者要解散注销,会把要关停的资产装进来。大家保险和安邦保险的股东结构一致,把哪块资产装入哪个篮子,对于股东来讲是没有区别的。现在呈现出来的效果是,大家保险集团的注册资本只有203.6亿,但可能它的股东权益远不止203.6亿。假如大家保险的股东权益有500亿,虽然保险保障基金投资了200亿资金但持有的净资产也有接近500亿。

  金控公司办法刚发布

  值得一提的是,9月13日,金融控股公司的监管办法正式落地。国务院发布《关于实施金融控股公司准入管理的决定》、央行发布《金融控股公司监督管理试行办法》,将对金控公司实施准入管理和持续监管。近年对金控的监管持续加强,钻了监管空白漏洞的安邦系们也将无处遁形。

  在9月14日,国新办召开的国务院政策例行吹风会上,人民银行副行长潘功胜表示,金融控股公司形态在我国已经是客观存在,但一直没有将金融控股公司作为一个整体纳入监管,存在着监管空白。

  他提及,这些年来,在金融集团、金融控股公司特征的领域出现了一些乱象,少部分非金融企业向金融业盲目扩张,组织架构复杂、隐匿股权架构,交叉持股、循环注资、虚假注资,还有少数股东干预金融机构的经营,利用关联交易隐蔽输送利益、套取金融机构资金等等。比如说明天系、华信系、安邦系等。

  “《准入决定》和《金控办法》的实施,将非金融企业投资形成的金融控股公司整体纳入监管,坚持金融业总体分业经营为主的原则,从制度上隔离实业板块与金融板块,有利于防范风险跨机构、跨行业、跨市场的传染,推动金融控股公司开展有益的创新。”潘功胜称。




部分资料来自网络,如果有资料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闽ICP备1201038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