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豆哥保险网
当前位置:首页 > 保险新闻

保险新闻

银华基金杨艺:在投资者教育上公募基金可以做更多

时间:2020-12-20 13:31:23   作者:   来源:   阅读:278   评论:0
内容摘要:  2020年12月19日,中国社会科学院第十届社会保障论坛暨《中国养老金发展报告2020》发布式――“养老基金与资本市场”研讨会在北京民族饭店召开。本次论坛由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社保实验室)与长江养老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联合主办,中欧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博时基金管理有限公......



  2020年12月19日,中国社会科学院第十届社会保障论坛暨《中国养老金发展报告2020》发布式――“养老基金与资本市场”研讨会在北京民族饭店召开。本次论坛由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社保实验室)与长江养老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联合主办,中欧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博时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和香山财富研究院协办。

  来自国家财政部、人力资源与社会保障部、银保监会、社保基金理事会等部门的嘉宾,与高校、科研机构的学者、养老金业界代表及媒体共聚一堂,就养老基金与资本市场发展这一重大主题进行研讨,为中国养老金事业发展建言献策。银华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固收部董事总经理杨艺出席了会议第六单元的圆桌讨论环节,并发表精彩观点。


  以下为杨艺发言实录:

  感谢主持人,感谢主办方的邀请。因为时间关系我长话短说,我想表达的是,现在我们公募基金从事养老金投资其实还是面临很多的挑战,但是公募基金行业应该以开放的心态、专业的能力和多元的产品去应对这个挑战,这个挑战其实来自很多方面,我简要地说:

  第一个方面,资金的长期性和考核短期性之间的矛盾。因为养老金的钱是长期的钱,但是因为这项事业太重要了,所以导致大家在层层委托的过程当中考核肯定会是以进一步讲话,所以容易出现考核偏向短期的行为。这些考核的压力最终还是或多或少会影响投管人的行为,哪怕基金公司是在资本市场浪潮里已经锻炼这么多年,但是面对这些压力的时候,或多或少还是会有一些影响,而且最终大部分还是对业绩形成了不利的影响,这是第一个方面。

  第二个方面,权益资产的高波动性和年度收益底线之间的矛盾。因为权益资产本身长期收益高,但是从中国股市的特点来看就是年度之间的波动非常大,但是又因为有养老金产品,有些地方每年都需要提取的,所以对年度有一些收益的底线要求。这个高波动跟这个底线要求就是相矛盾,阶段性必须背离资产配置的目标,做一些妥协,我觉得这个还是挺难的。

  第三个方面,权益的高收益和低的权益上限之间的矛盾,长期来看权益增额是并且的,刚才顾总提到的是年化15%,品股型基金。但是咱们这个养老金产品本身的上限现在是在30%,后面会放到40%,但是整体来看跟美国那边养老金75%左右投向股票型产品或者偏股型产品,这个比例差异还是挺大的,所以我们看到它的长期捆绑,但是整体的比例还是相对偏低的。

  前面讲的三个问题,我觉得主要还是最后一个问题,就是资金归集的有效性和个人需求的多样性之间的矛盾,因为养老金业务刚起步的阶段,还是执行了资金归集管理,没有区分缴费人背后多样化,他们自己个性化需求的情况,所以就导致资金归集到一起。作为投管人,比如说这个产品里面有刚入行的小朋友缴费的年金,也有快退休的前辈缴费的退休金,放在一起取一个投资约束的交集一定是按照最严格的来,那最终会出现上面提到的矛盾情况,不管是年度收益的考核,还是降低波动性,还是考核的短期化,其实都是跟这些有关,所以我觉得这个还是长期的问题。

  但是提到前面这么多挑战,我不是说我们面临的情况就是不利的,而是因为前面这个阶段发展很快,到了这个阶段之后自然会出现的问题,而这些问题的解决就能够帮助我们进入更新的阶段。比如前面资金归集的方式其实可以很有效地把这块业务做起来,后面个性化需求满足可能就是我们想到发达国家养老金体系进一步深化改革的主要方向。

  公募基金能在里面做什么?首先我觉得在养老金投资者教育工作上,公募基金可以做更多,因为今年整个公募基金行业的新发规模达到3万亿以上,体量非常大,里面是以偏股型产品和“固收+”产品为主,这种产品本身波动也是不小的,甚至有些持有期是两年三年的情况,但是这样的情况依然取得这么好的发行成绩,我觉得背后有两方面原因,第一个是“资管新规”带来的老的银行理财的清退,这个还是打破了刚兑,老百姓买这些产品。第二个是房住不炒大的背景下确实没有大的投资渠道,所以都进入公募基金行业,这给我们一个启示,不是说这些产品里面带风险资产就不好发或者怎么样,其实还是跟阶段有关,既然到了这个阶段,大的背景也配合了,也具有这个条件了,我们在养老目标基金的营销上其实还是可以建立,而且公募基金很多的营销渠道,可以把投资者教育工作深入到产品营销里面,我觉得这个起来有挺大的机会的。

  我们还是应该做一些更多元化的策略和产品,因为现在基金公司普遍还是做很多养老金产品,但是目前的作用主要还是聚焦在资金的归集上,把一些小的账户、同类型的账户归集在一起做管理,但是养老金投资更重要的是做策略的多元化,我们还是希望养老金产品之间不是简单的配置的通道的作用,而是策略的体现,如果这么做,比较容易抵御阶段性的股和债都有压力的时候,必须靠投资策略多元化解决问题。而且如果你能够把多样化做出来,打出自己的名片,其他的投管人也可以互相申购别人家的养老金产品,把自己的特色做好。整体会形成协同效应。

  第三个是,基金公司能够把大类资产配置工作做好,在目前的投资约束下,很容易出现一种情况,就是大家把股票仓位30的上限放在中度的位置,20左右,这是安全的位置,不会让你在排名里掉队,但是从长期来看、从资金的属性来看不应该是这样的。但是我们还是会对比股和债长期相对性价比关系,去做一些择时的判断,这个还是具备的,如果简单做二和八的股和债分配,这个每家公司都可以做,我们还是会做长期的资产比较,我觉得这个是有相对价值的。另外企业目前信用债、信用风险频发的阶段,我们作为长期的资金,而且可以不在乎短期波动的资金,可以做的事情反而更多,我们面对的选择也更多,我们可以在信用债里面挑选我们觉得有安全边际的品种,这是过去两年没有出现的市场,所以股和债市场我认为都可以做得更专业化一些。

  最后一点是要有开放的心态,刚才吴总提到了开放的心态做养老金投资,在我们内部也是,并不是说每家投管人里面只有一个养老金投资团队,由这几个人来做,其实他很难承担起整个养老金投资的重担。但是公募基金的特点是整体的投研实力都很强,如果只让个别人做这块业务,整个行业都是有损失的,我们现在还是做到了开放性。我们会让优秀的基金经理都加入到整个养老金投资里面。像我过去主要做的固收专户投资,但是我也加入到养老金投资里面,还有其他的优秀的基金经理也加入进来了。所以我们希望整个基金公司里面这些优秀的人才都可以加入到大的领域里,来一起为养老金事业作贡献。

  创新有很多种,投资范围上的拓宽也算,投资策略上的创新和开发也算,营销上的创新也算。养老基金是一个广义的叫法,可以分成两类,养老金产品,我觉得它是养老金投资里面的机构业务。养老目标基金是养老金投资里面的零售业务,我分两块来说,机构业务来说,我觉得最重要的,投资范围其实这些主管部门已经帮我们想得很周到了,后面的投资范围拓宽,包括加入港股,加入ABS、加入永续债,这个已经不说了,替我们考虑很周到。我们做养老金产品不是为了简单地做资金归集和统一管理,提高效率才做的这种安排,我们希望策略有差异,比如内部有纯债产品,有的高评级的信用债为主,有的中低评级为主,这两类提供的四收益是天然不一样的,因为我需要调仓的时候,我就主要依靠高评级的养老金产品,那必然它的收益率会相对偏低一些,它的流动性好。中低评级信用债的养老金产品可以去市场上拿一些非公开的债券或者是流动性相对差一些,但是风险可控,而且收益率有补偿的债权,所以就能做出差异化的投资,帮助我把组合层面的资金管好。

  另外还有一些其他的细分策略,比如打新策略、比如说更往下的高收益策略,包括我们即将要做的港股策略,我们都可以专门成立,包括前面有现金管理类、非标类养老金持续都非常多。所以我觉得我们还是以整个策略的角度来布这些养老金产品的安排。我觉得整体来看策略多元化能够形成,我们不断地补充新的策略进来,我们会形成一个非常完备的策略库,我们的所有产品,进入到这个库里面,我们可以根据它的特点,因为我们养老金产品是有共性的,但是又有一些个性,我们根据这些个性化的需求会做我们基金的摆布。

  养老目标基金最重要的是在营销上需要做一些创新,这个完全可以参考公募股票型产品和混合型产品的成功经验,这个在今年已经得到市场的印证,新发3万亿这么一个天量的体量,我觉得可以总结出在营销上好的方法,因为同样是2-3年封闭期或者锁定期的产品,为什么养老目标基金比较难发?可能持有期非常长,这是我们在营销上需要做的努力。另外就是在基金经理的安排上,包括怎么跟渠道的联系上,我觉得借助今年2020年固收+产品爆发式增长,总结下来的营销好的经验,包括迎合时代发展,我刚才提到“资管新规”和房住不炒,这些大的背景下,我们怎么抓住客户的心理,把这个产品铺开,我觉得有很多是可以继续做一些营销上的创新的,而且我们的养老目标基金过去两年的业绩都这么好,我觉得完全具有持续营销和继续发新产品的条件。但是在营销上我觉得值得我们整个公募基金行业再做新的探索。

  我就补充这些,谢谢。

  




标签:养老金  我们  基金  产品  这个  

相关文章

本栏最新更新

本栏推荐

阅读排行

标签云